隔壁的西饼屋

不管怎么说 放假都是好的

我TM炸裂!!
四舍五入就是结婚,这特么就是证件照!!
话说投谁啊俩都疼。。。

【Undermemory】
【特殊人物——Eveline完全设定】
〈外貌〉黑色卷发,拥有玫红色眼眸的人类女孩,右眼下有一颗痣。初来地底时,浑身是伤并且一身破旧,甚至没有穿鞋。Toriel捡到她后送了她一身新的衣服:玫红色的围巾和外套,白色的背带短裤和小皮鞋。
  左眼失明,身上缠满绷带。

〈个性〉不同于柔弱娇小的外表,Eveline本人其实是个疯狂的施虐狂。糟糕的童年让她对她所爱的对象有着强烈的施虐欲,通过对他们施加痛苦来表达她的爱。她对“爱”完全扭曲的理解让她杀死了Toriel和Papyrus。
  她有着近乎扭曲的好胜心,她认为只有对方“露出仿佛被深爱着的表情”时,才能算是她的“胜利”。当然,这份“深爱”只依她的认知为标准的,是与“痛苦”挂钩的。
  对Chara有着特别的执着。

〈相关剧情〉Eveline是为了追一只独眼小猫而失足坠入地底的,当她醒来时,她便拥有了玫红色的日记。
  弱小富有个性的怪物激起她的施虐欲 她在遗迹一路屠杀怪物到遇见Toriel。即使面对这样残暴的人类,Toriel还是认为她能够被感化。
  于是,Toriel收留了Eveline。

[对妈妈的爱]
  Toriel让Eveline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,Eveline像依赖母亲一样依赖着Toriel,Toriel也一直认为她对Eveline的教育是正确的。
  但Eveline对“爱”错误的认知是根深蒂固的,为了报答Toriel,表明她对Toriel的爱,Eveline想要去伤害Toriel。
  Eveline的意图被Flowey发现。但尽管Flowey提醒Toriel多次,Toriel还是信任着Eveline。
  而Flowey被Eveline偷偷杀死。
  最终,Toriel在试图与Eveline时被其杀死。
  『好奇怪,有什么不对。为什么Toriel……会不喜欢,为什么她那么悲伤?这不一样!不对,不应该是这样的!哪里不对!妈妈!』
  这是Eveline第一次对她一直以来的思想感到怀疑。

[比朋友更重要的]
  在Toriel死后,Eveline才发现了那扇门。『Toriel不让我来这里 ,可现在她不在了。』
  在离开遗迹前,Eveline发现了之前的“主导者”留下的“记忆碎片”。得知了Sans的存在以及Sans的强大,也激起了Eveline的好胜心。『我会证明我比他更强大』
  Eveline出遗迹时Sans正好离开大门,两人没有见面。但Eveline遇见了Papyrus。
  在解谜的过程中与Papyrus成了朋友。
  难得的友谊让Eveline迫切德想要表达她对Papyrus的爱。Toriel之死让她变得困惑,她因此想要快些证明她的“爱”是正确的。
  正当她要下手时,Sans出现了。
  Sans毫不留情地攻击Eveline,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激起了Eveline对胜利的渴望。她也开始反击。
  当她无意中看到Papyrus不小心受伤后Sans紧张失措的表情后,她的攻击对象变成了Papyrus。
  Sans在保护Papyrus的过程中身负重伤,眼睁睁的看着兄弟被Eveline虐待致死。
  沉浸于胜利和施虐快感的Eveline被Sans偷袭夺走了“主导权”。但这也只是将这个悲剧多循环了几次。
  最终,Sans在绝望中觉醒了“梦魇”,抓住Eveline 将她囚禁。在Sans的折磨下,Eveline只活了3天。

[漂亮的孩子]
  Eveline的灵魂一直保留在她的日记中,她一直沉睡着,直到那两位最特别的“主导者”的到来……
【待续】

〈能力〉Eveline的武器是把玩具手枪,由她的好胜心组成无限量的子弹。
  日记赋予她“掠夺”的力量,让她能够在被Sans杀死后灵魂能够保留,在后期进入Chara的精神世界中。

〈日记内容〉Eveline对重置不感兴趣,她只会记录下她的感受:她对Toriel的爱、她的疑惑、她对Toriel的思念与不理解……

【Eveline的人设还是有欠缺的,暂时就先这样】
【终于放假了……】
P1是Eveline的人设
P2是Eveline遇到羊妈以前的装扮

【Undermemory】
【Sans完全设定】
〈外貌〉相对原著要相对消瘦,始终穿着黑白绒毛的白色外套,高领白衬衣,黑色运动长靴。
  总是戴着帽子[其实是为了遮挡头部因某个已死去的人类造成的创伤]

〈个性〉在拥有日记并经历多次背叛和杀害等一连串事后,变得异常敏感。因为恐惧Papyrus这一存在会被彻底抹去而一改过去懒散的性格。
  极度憎恶人类。仅仅只是看见人类就无法冷静。面对人类时会变得极度残暴,会用最残忍的方法去折磨人类。在初遇Frisk和Chara时就直接杀死了他们。在知道谁是“主导者”后仍为了发泄愤怒继续杀死他们16次。
  对Papyrus有着强烈的保护欲,害怕失去他。尽力去满足Papyrus一切愿望。

〈相关剧情〉
  Sans拥有黑色日记,这使他能够在每次“重置”前留下“记录”。但,这也同样让他陷入了最为痛苦的漩涡中。
  在遇到Frisk和Chara之前,已经遇到过很多拥有“主导权”的人类了。那些人类都曾与Sans和Papyrus成为朋友,但也都最终背叛了他们。他们为了一己之私『仅仅只是觉得有趣,反正自己可以主导一切』杀死Toriel和Papyrus以及其他怪物。
[第一次的对抗]
  第一位“主导者”来的时候,Sans才刚刚获得日记。本来无意养成写日记习惯的Sans,在Papyrus的训斥下随便写了些无关紧要的话。
  “主导者”第一次通过死亡重置一切后,Sans发现了日记的异常。开始了他对“重置”的探索。
  Sans通过日记本上留下的记录,不断探索“重置”的规律。在Toriel第一次被杀死后一直监视着那个人类『第一位“主导者”』。
   那个人类和两兄弟友好地相处。即使Sans有所防卫,但他们还是成了不错的朋友。正当Sans决定原谅他最开始犯下的罪孽时,Sans偶然间目睹到他有意杀死Papyrus的行为。
  被背叛的Sans担心兄弟会遭遇不测。于是决定除掉那个人类。
  他尝试偷偷刺杀那个人类且成功获得“主导权”后,他发现了“存档点”的存在并且发现Toriel没有复活。这使他恐惧他兄弟会不会因此殒命。Sans由此开始反抗。
  不幸的是,那个人类最终通过暗杀的手段重新获得“主导权”。并通过将小型怪物放在口袋里的办法将Sans脑内的记忆冲刷掉。但Sans通过日记中的记录,不断与其进行生与死的循环。
  即使如此努力,Sans最终还是目睹了Papyrus的第一次死亡。绝望的他杀死那个人类将“主导权”夺入手中后再次杀死那个人类。当他心灰意冷地去触碰“存档点”时。一切都从头开始了,Papyrus和Toriel还活着,那个人类的存在却被他抹除了。
  『我触碰到了本不该知道的秘密,这也是悲剧的开始』

[头上的伤痕]
  Sans头上的伤是由他遇到的第四个人类女孩造成的。那个女孩异常强大,不急于杀死Sans,只是喜欢看他绝望痛苦的表情。
  她曾当着Sans的面欺骗Papyrus并将他折磨至死。她的存在让Sans彻底对人类失去幻想,当Sans将她捉住后,他开始想尽一切办法让她也感受痛苦绝望。
  那个女孩于囚禁的第3天死去。
  一切又重新开始时,Sans发现他头部的伤痕没有被抹去,因为考虑到Papyrus可能会担心,Sans开始一直带着帽子。
  也是从那时候起,Sans养成了虐杀猎物的习惯。
 
  在Sans与那个女孩对抗的时期,脑海中不断浮现的Papyrus的惨死的景象让他悔恨愧疚不以,他开始对自己的力量感到怀疑,产生可能没法让兄弟复活的恐惧……这些让Sans的精神走向崩溃。
  生理和心理的双重折磨让他唯一一次晕倒过去。
  睡梦中,黑色的手将他拖入深渊,他的周围燃起玫红色的火焰,却冰冷无比。他在火焰中看到Papyrus和他朋友的身影,他无法去触碰,也无法发出声音。他最终坠入火海……
   当他醒来时,他便拥有了名为“噩梦”的力量。

[Toriel之死]
  发生在第七位“主导者”『最弱的家伙』来临的时期。
  那次,Sans第二次在Papyrus要被杀之前杀死了那个人并抹去他的存在。
  而当他以为一切又可以重来时,噩耗传来——Toriel消失了。
   Sans苦思冥想后终于知晓了原因。
  『七次,这就是极限了。我终于知道了我和那些肮脏的幸运儿们差别了。他们有无数次改变相同结局机会,而我,只有七次。』
  Toriel让Sans变得更加敏感,面对人类更加残暴。甚至有时无法在兄弟面前保持镇定。『我一定让他感到不安了。』
   Sans对人类的厌恶也很快传播开来。
 

[Frisk和Chara]〈主线〉
  在初遇Frisk和Chara时就直接杀死了他们。在知道谁是“主导者”后仍为了发泄愤怒继续杀死他们16次。总计20次。
『少见,来了两个。为了找到规律我杀了他们四次,那个小花让我计算他们的记录冲刷带了些麻烦,不过还好……他们哪也去不了。』
   此时的Sans暴躁也是有理由的,他只剩下一次机会了。他要确保他的兄弟能活下来,可偏偏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做。
  他看中了Chara,这个红围巾的孩子要比另一个强大且机灵得多。『他已经知道了部分规律了,不然我不会找不到他们。被杀了那么多次也终于有了自觉吗。』
  于是,Sans决定要和那个孩子谈一笔交易。
【待续】

〈能力〉Sans拥有“痛苦”的力量,那是他经历梦魇后得到的。Sans管它叫“噩梦”或“梦魇”。
  它就像梦中的火焰一样是玫红色的,能依附在Sans的全身以及龙骨炮上。一旦别人触碰到它,那人就会陷入绝望和痛苦之中。属于一种精神伤害,将内心的恐惧无限地放大。

〈日记中的内容〉Sans只会将人类带给他的绝望与痛苦或重要的关于“重置”和“主导者”的信息记录下来。他不会将美好的记忆记下,他的日记里充满背叛的痛苦与怨恨。但正是因为他不曾记录那些,才会让那些伪善者有机可乘。
(ps:这是Sans最终可能会背叛Frisk和Chara的一大原因)

【『』中是Sans日记中的原话】
【实在没时间了,关于“主导者”“主导权”“重置”和“记录冲刷”的设定下次再补上……手机码字要我命……】

【是这个AU不吸引人吗?还是我画技太烂?好像没几个人喜欢……】

 

Undermemory
【Sans的背叛杀】
  “在我想起一切后,我想是时候结束了。”
  Sans手中燃起那份名为“噩梦”的火焰,看向Chara的眼神一如初见时一般冰冷。
  “交易结束了,可能你一开始就没打算扮演好你的角色吧。”
  “你们总是想看到,没错……当我发现我被背叛时绝望的表情。”
  “该死,为什么之前的我没有记载下来……我究竟……那些‘我’究竟在想什么?”
  “是时候结束了。”
  “你们都一样肮脏。”
 
 
【一直想画的背叛杀……但看了看自己的进度……】
【天杀的学校还补课!!(ノ=Д=)ノ┻━┻要不是今天刮台风还不会放我回来!】
【我真的好像用键盘打字啊(ノ=Д=)ノ┻━┻用手机打老憋屈了!!】

【最后不要脸要个赞和评论(。・ω・。)ノ♡】

【初识×地底】
  『Frisk』
  一切要从那天说起。
  那天,我坠入了地底。
  当我醒来时,我发现我正躺在金色的花堆上,什么都记不起来。
  我仰望天空,它变得得比之前又高了一些。看来我真的是从极高的地方摔了下来,但万幸的是,我并不觉得疼。
  多亏了这些花,会是哪个细心的好人留下的呢??
  当我转过头,发现旁边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。大概和我一样从上面坠落下来的。他好像已经醒了。
  [你好?]我试探性地打了声招呼。
  他缓缓睁开眼睛,有些迷茫地看看天空。
  一会儿,他逐渐清醒起来。也转过来看向我,露出有点疑惑的表情。
  他的眼睛很好看,非常美丽的红色。
  忽然他笑起来,一个很友好的笑容。
  [你好,我叫Chara。]
  [我……我的名字是Frisk。]
  看见他忽然笑起来我有点不知所措,但很快调整好。
  我问他有没有觉得哪里疼,他说并没有。并且友善地回问我。
  真幸运,看来是个好孩子。
  我现在感觉没那么紧张害怕了。
  我们应该能成为朋友的。

  『Chara』
  不知为何,我睁开眼就到了这里。
  我不记得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,也同样不记得我之前应该身处何处。
  但是这里让我感到很熟悉,我应该从前来过。
  但大脑一片空白。
  [你好?]
  耳边传来一个孩子的声音。
  我转过去,看见了一位年龄和我相仿的人类孩子。
  我有点疑惑,为何我脑内要强调“人类”两字。
  过一会儿,我才发觉我有点失态。
  于是我笑起来,为了不吓到这个孩子。
  [你好,我叫Chara。]
  那个孩子叫做Frisk,他还问我有没有哪里受伤。
  他真是一个善良的孩子。
  呆在他身边,莫名有一种安心的感觉。
  一种久违的感觉
  这可真是有点奇怪。

Undermemory〈先行剧情〉
【为了友情的换装】
  『Chara』
  起因是你的朋友Frisk和Papyrus 因为你和Sans 建立起好关系想要好好庆祝,最终却不知道为什么转变成彼此换装的活动。
  “很适合你,Chara。” 这是Frisk。
  “看着酷极了,我就知道!我一直觉得我兄弟这身衣服特别酷!”这是Papyrus。

  注:如果,在活动开始前,你仍然未取得Sans 一丁点信任【即亲密度不够】。那么,Sans 看到你穿他的衣服时,会沉默不语在一边站着。
  当这个活动结束时,他会到你跟前来索要衣服。这时他会凑到你耳边说:装的像一点,人类。至少要装得好像我们就像新朋友一样。
  你会感觉到,他的话语中带着寒意。
  你明白,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交易。

  如果,你稍微得到了Sans的信任【即亲密值有所提高】。在你穿上他衣服之后,他会说:小心点,别弄坏了。正如我兄弟 所说,这身很酷,不是吗?
 

Undermemory〈先行剧情〉
【承诺×启程】
  “Chara,你还醒着吗?”
  “怎么啦,Frisk?”
  “有……好像有什么人在和我说话,你有听见什么吗?”
  “没有,你听到什么了?”
  “有个声音告诉我,我不能呆在这里,我还有非常非常重要的事要去做。”
  “我想我可能不能一直待在这里了,因为那件事好像真的很重要……尽管我不知道我到底应该做什么。”
  “我该怎么办,Chara。”
  “那就去做吧,按你喜欢的来。”
  “放心吧,Frisk。”
  “无论你去哪里,我都陪着你。”

Undermemory〈先行剧情〉
【谈判×交易】
  『Chara』
  “别卖关子了……Sans。”
  “我知道……你不会杀我……至少现在不会。”
  “……你如果要杀我,刚才就该直接下手了。毕竟……你知道的,我已经经历过不止一次了……被你杀死。”
    『Sans』
  “我们来做个交易吧,人类。”

【好了 别提醒我 我知道,猹的发色绝对不对,我可以解释的!!】
【我发现我完全找不到猹发色的水笔,可偏偏还忘了买(=_=),手一抖头发不小心画崩了,最后干脆就自暴自弃全涂黑了。】
  大概就是这么回事儿↑
【关于Sans,人设稍微做调整:因为我实在受不了用铅笔把他风衣涂起来,一不小心就容易崩。干脆又自暴自弃 直接改成白色_(:з」∠)_】
  其实我觉得改还挺帅的↑

之前那个只有一个回复,算上自己的那个赞 总共才只有几个赞我的……
看在我这么不要脸的份上 给我几个赞呗ヘ(;´Д`ヘ),评论当然更好咯
所以说定会在暑假 补充完整

Undermemory内容简述【设定为完全】
与原作相似的背景,但“重置”的规律发生变化。
能运用“重置”的人便是“主导者”。
而“主导者”并非仅有一人,“主导权”也会随着“重置”发生转移。
能成为“主导者”的人,都有“记录”的能力。
“记录”是以特殊的日记本为载体,即使没有提前存档,持有者任何时期记录下的任何信息也不会因为“重置”而覆盖掉。

而现在,坠入到地底的两个人类——Frisk和Chara,将成为新的“主导者”。
Frisk是个善良温和的人,可以确定是这个世界的人类。拒绝伤害任何怪物,即使受到伤害。信任着Chara。
Chara来自另一个世界,然而已失去了先前的记忆。巨大的刺激会使其回想起过往。十分强大,总是在保护Frisk。

【剩余设定会在暑假补充完整】
该AU羊妈已死亡。

【佣兵Lily和杰克】
私设16岁佣兵
因为营养不良 看起来十分年幼。
杰克出差?回来了。。

拜托了 多点赞 多评论✧٩(ˊωˋ*)و✧真的好想看你们点赞的!!
我画杰克的时候完全记不起来他的衣服长什么样。。
班上没几个人玩 第五人格心好累(ಥ_ಥ)